红姐聊天报码室
八百流沙第五天 归来仰头一瞬间 星光就已完成征
更新时间:2019-08-15

  300公里,火星赛场一个神奇的距离节点,所有火星勇士都会在这重新获得信心,继续战斗。——在我们出生前,甚至在人类诞生前就已经从星体射出,穿越千万年,跋涉而来,

  这是首次参加八百流沙的李梦琳的感悟,茫茫戈壁之上,人是渺小的。自R2休息站起,李梦琳与体能元战队组成三人小组,同呼吸,共鼓舞,直至最后一个休息站R10。漫漫八百里,107小时32分42秒,李梦琳赢了,赢了比赛,赢了自己。

  106小时30分30秒,本届八百流沙战队组冠军诞生。自开赛以来,体能元战队一直位列战队组第三,和女子冠军李梦琳形成了三人小组,共同奔跑近300公里,昨晚R8休息站前后,体能元战队潘俊仰、姚佳发起了最后冲击,准备与前面的悦跑飞鸟战队和凯乐石战队奋力一搏。但峰回路转,悦跑飞鸟战队朱天波因病退赛,凯乐石战队宋雨因伤接受紧急医疗救助,同时被罚3小时,体能元战队,成为了最后的胜者。

  这是杨建国第一次踏上火星,却是他第六次站在八百流沙终点。等待他的是另外半块虎符、将军大印、不再孤独寒冷的夜晚和挚爱一生的妻子。

  8月8日,杨建国登陆火星,而这一天,正是他和妻子王丹结婚十一周年的纪念日。翌日,杨建国踏上火星征程,在雅丹、戈壁、沼泽、高山上奔跑、急行,日夜兼程,直奔茫崖。八百里,一百时,王丹在终点一直等着他,为爱归来,虎符合一。

  对于杨建国来说,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早已不是参加八百流沙的目的,参与、感受、经历,都比成绩重要。在荒无一物的戈壁上,和一群朋友聊天、吃饭、感受纯真,比单纯的跑更能吸引他。

  这是“东北小王子”的第一次八百流沙之旅,而这个称号源于他跑过所有东北地区的越野赛事。赛事第二天,吴亚南已脱离第一集团,并创造了本次比赛睡觉最长的纪录,堪称本届“觉主”。赛后,吴亚南坦言这是一种“战术”,只有保证充足的休息,才能有追击的体能。

  终点后,奔波几个日夜,跋涉四千余公里的女友在等着亚南。他本不让她来,或许是怕她见到自己痛苦难堪的样子,可她还是来了。

  截至发稿时间(8月13日19:00),除已经抵达终点的各位火星将军外(目前6名选手已冲线名选手仍在奔向火星终点,战斗位置分布在最后70公里之中。

  损将折兵的一夜——所有抵达终点的火星勇士都说——最后的200公里是最难的,是真正的八百流沙。

  “火星三三战斗班”进入冲刺阶段,原本的三人战斗小组被拉散。高海拔、低含氧量、低温、大风将朱进领衔的中游集团打散——退赛、被关门等情况相继发生。目前(除完赛选手、退赛选手外),坚持在火星赛道上的勇士还有30名(截至8月13日19:00)。

  在094号顾冰因伤退赛后,009号杨建国和悦跑飞鸟战队组成了新的战斗小组,挑战R8-R10间的缓慢爬升,在戈壁的黑夜中相互引路493333管家婆图

  一路上,009号杨建国表现出“六朝老将”应有的风采和节奏感,但在经过R9休息站后,杨建国一个人陷入戈壁无穷黑暗之中,孤独前行。而悦跑飞鸟战队081号王晓林和162号朱天波被站点医生诊断后强制退赛,原因是朱天波发生急性肺水肿,急需下撤至茫崖市医院进行医疗监护,因此悦跑飞鸟战队在334.2公里退出火星赛场。

  161号李梦琳和凯乐石战队169号宋雨、170号杨涛几乎同时抵达R9休息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李梦琳三人小组和杨建国所在战斗小组经历了相同的“悲剧”,昨夜约22:00,凯乐石战队在途中拨打了组委会紧急救援电话,因队员宋雨胫骨前侧拉伤,申请医疗救助(罚时3小时),并返回了R9休息站。由此,李梦琳在离开R9休息站后也独自陷入戈壁黑暗。

  002号龚明程原本和体能元战队同行,但体能元战队092号潘俊仰和130号姚佳在R8前脱离了龚明程,提前对战队组冠军印玺发起了总攻。这时候,体能元两名战将甚至还不知道身前的悦跑飞鸟战队的退赛和凯乐石战队申请的医疗救助。运气、节奏、加上他们自己的实力,为他们之后登上战队组冠军王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晨曦时分,体能元战队追上了李梦琳,此时他们才知道,战队冠军、女子冠军都要归他们这个新“三人组”了。或许因此,体能元战队的潘俊仰和姚佳和李梦琳一起,急行奔向茫崖终点。

  174号吴亚南,曾经从第三名掉到了第五名,昨夜,迟于第三名龚明程2小时抵达R9,却在今晨早于龚明程3小时抵达最后一个休息站R10。龚明程此时让出了第三名的位置,而“火星三三战斗班”也仅剩一个小组和吴亚南、龚明程两人。

  “幻觉严重、高反严重,翻越第二座大山的时候出现了严重的高反,这次比赛一直处于散步的状态,从来没这么慢过,这一场八百流沙的气候对状态影响很大,风沙、烈日,几百公里见不到植物。现在,最想睡觉。”

  088号朱进将大部队领跑的大旗交给了后来居上的155号张境峰,后者原本在中游的8人集团中,张境峰在R9休息站晚于朱进1小时左右进站,不过二人出站时间只相差3分钟,在R9-R10的缓慢爬升段,张境峰超越了朱进,目前二人相距1.5公里左右。朱进身后2公里左右是昨晚请求医疗救助的凯乐石战队宋雨和杨涛。

  凯乐石战队身后12公里是008号童清锦、175号高喜东、134号周洁以及东软战队166号陈维峰、167号闫冬晖组成的5人小集团。在他们身后10公里是132号赵文滨、104号黄永鑫、136号朱明、087号张玉仁、160号王玉龙、116号苏振雷、164号陈杏兰(女)、154号李凯和博铌斯战队080号汪静琦、165号杨文升组成的10人集团。而173号丁庆飞、157号李仕英(女)、152号熊航琪、153号林海、156号谭德会(女)、南开大学战队119号田雨、125号谢文宗组成的7人小集团只落后于上一小集团3公里左右。在352-375公里区间,共有16个人,他们或会在今日晚些时候会师。

  垫底集团原本只剩下004号李树华一人,后来163号李旭东决定“放慢脚步”去陪他。二人距离上一集团20公里左右,目前距离被关门前的生存时间约1小时。

  悦跑飞鸟战队:因朱天波急性高原肺水肿,遵照医嘱紧急下撤,悦跑飞鸟不得不退出本届八百流沙。目前朱天波病情稳定。

  凯乐石战队:因宋雨胫骨前侧拉伤,凯乐石战队于昨夜23:10拨打了组委会紧急求助电话,寻求紧急医疗援助,但他们未提出退赛,根据规则,将在总成绩上增加3小时罚时。

  根据八百流沙组委会的竞赛规程,任何选手在比赛过程中无论以何理由(医疗救助、紧急求救、退赛等)拨打紧急救援电线小时也被称为惩罚时间,将被累计在总成绩内。

  部分选手已经到达终点,也有部分选手在今天被强制医疗退赛,接受救治。后面的赛程全部集中在较高海拔的最后72公里左右。高原环境一定合理休息,稍有不适应及时提出,尽量避免高原反应的发生。

  眼睁睁看“花土沟”号已经起飞,不如在火星多待些时日,顺便带小火星人看看地球。不知“改签8月13日的机票”是不是朱进放出的烟雾弹(毅道:8月13日花土沟机场没有离港航班)。或许,馆长改变了主意,想在茫崖多看会儿星星。

  46岁参加八百流沙测线年过去了,年年参加,从未缺席。现在,明程大哥已经是52岁的老将了。

  队友朱天波出发前也是感冒了,但一路上他没跟我提过任何不舒服,一直按我的节奏前进。只是后面他咳嗽越来越厉害,到R9发现他高烧。要把他拖上车,他还在说:“我不要下去,我睡一觉就好,王哥,我不能让你退赛。”在八百流沙这么恶劣的环境里,他一路强撑着,受了多少罪。

  我也给你做个访谈。我认为没有完成过八百流沙的人没有资格去评价它。这比赛跟我当初想象完全不一样,它可以超乎你的想象。你会遇到你没有经历过的困难,非常有意思。

  边走边聊。虽然身体由于疲劳带来各种不适,但个个都流露出越来越接近终点的开心。

  因不可抗力原因,2019八百流沙火星站暨八百流沙火星挑战赛赛前发布公告——所有外籍人员都不能进入这片火星赛道。但很多外籍选手为踏上这片火星土地已经准备了很久,其中,包括八百流沙第一届的美国大将军。

  ……我喜欢跑步的原因是它很简单,每年大约300天,穿上衣服和鞋子就开跑。此外,我喜欢每年参与一次冒险活动,把大脑和身体都调动起来。我思考、幻想、分析、探究、计划,短则几周,长则数月。我学习一些生存、执行或技能方面的知识,并把他们保存在“精神工具箱”内。深入了解一件事是种乐趣,受益匪浅。

  带着这个想法,2015年我曾接受来自中国的邀请,参加了2015年八百流沙极限赛。这是在中国西部举办的一场250英里/400公里“单一赛段”赛事,比赛地点处于有广阔沙漠、原始土路和河流峡谷的高海拔地区。比赛设有25-30个简单的补给点,提供瓶装水、一张桌子和一张凳子,仅此而已,而10个主站点则有瓶装水、热水、温暖的帐篷,可寄存装备。

  2019年当我决定再次参赛时,距离比赛日只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了,这意味着我最多只有五周的训练时间。虽然之前参加过类似的比赛,但我从未进行过针对性训练(在参加2015年八百流沙之前的11周我一共跑了125英里),而且几乎没有时间从所谓的“适度基础体能”开始训练。试着优先安排某些类型的跑步训练是很有趣的,比如整体的训练量、何时何地进行负重跑(比赛最初背包重量会超过10磅),以及什么时候休息。虽然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但我必须充分利用接下来的三周半的时间。在我看来,负重长跑的训练优先于装备。

  上次参加八百流沙,我带的装备都是手边现有的,耐用、重量轻。但参加了2015年“八百流沙”,我知道自己的装备可以更轻,经验告诉我有些东西可以放弃不要,有些则需要增加到装备清单中。上周,我很开心地花了些功夫筹备装备:更换现有装备重量,添加些衣物,想办法借一些超轻的必备品,再买一些不太贵的配件,这样还能省下不少钱。最大的变化是照明和备用电池,它们让背包的重量轻了至少1磅。(2019八百流沙比赛结束后,我会把自己的赛事包发上来)

  我还计划研读下关于“耐力运动中睡眠不充足”的问题,并打算请教专家。之前参赛,我在前两个晚上睡得很饱,最后两天就只睡一个小时。这次,我准备学习和尝试一个更精简的睡眠计划。我已经从一位经验丰富的越野选手那里取了些经,还想了解下军方在这个领域的研究。到目前为止,我掌握了一些关于“睡眠储备”和“咖啡因使用”等方面的知识,并在长时间耐力运动中尝试和测试该睡眠计划,所有这些我会在赛后跟大家分享。

  最后,我花了一些“深夜时间”在Google Earth上研究地形。比赛赛道开放,自导航。我太爱这部分工作了!虽然赛前赛事方通过GPX文件提供了一些路线建议,但根据我以往的经验,一些戈壁地形很难跑,即便抄近路也会影响速度。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比赛地点搬到了200英里外,之前的信息已经不太管用了。今年我会提前探路,并依赖对地形的实地评估,重新考量路线……

  ——布莱恩·鲍威尔(Bryon Powell)iRunFar网站主编,他于10多年前创建了该网站。拥有15年超跑和25年越野跑经验。最近他把犹他的越野步道当做了家,备战2019八百流沙。